第4095章 【番外二】 郑乾vs葬

天空之中的那道缝隙,传出的能量,令人感到惊恐。

郑乾的眸子,此刻布满寒霜。

因为这些该死的邪祟,他的兄弟,朋友全都化作飞灰了。

他还有什么理由能去退缩呢?

郑乾冲上了天空,逼近那道天空裂开的缝隙。

他的手掌一握。

霎时。

原本还在缝隙里面蔓延肆虐的古怪能量气息,顷刻间便是烟消云散。

天空重新恢复了清明。

原本被邪祟的这道裂开的缝隙折磨的生不如死的地球普通人类,也是在这一刻,瞬间解脱。

下一秒。

郑乾便是出现在了域外。

此刻的这里。

原本虚无的空间内,却是站满了人影。

足足数百亿之巨,密密麻麻的,一眼望不到头。

但郑乾的目光,还是锁定了其中一人。

那人坐在一个用黑色雾气凝聚而成的骷髅椅子上。

他面色威严,剑眉星目,眸光开合之间,有着诡异的道元法则流转。

“你,就是葬?”

郑乾的声音平静。

经历过刚刚的事情之后,他难得的让自己冷静了下来。

此刻的心境,也宛若万年老井,毫无波动。

一身白袍,坐在黑色雾气骷髅椅子上的男子,眸光也锁定了郑乾。

“你,应该就是郑乾吧?”

不等郑乾开口,他便是自顾着道,“我听说过你,可以说,如果不是你,我神族的历史,将会直接推进一百年,是你,阻挡了我神族的发展!”

郑乾摇了摇头。

“你这话,并无道理,是你想要率众侵吞我的家园,别说阻挡你们的百年进程,就是灭了你们,那也是理所当然的!”

“灭了我们?”

葬轻声反问。

随后,竟是笑了起来。

“就凭你?”

刚说完,他又便是自顾着道,“也对,大世界已经被我炼化了,我再无一合之将,除了你……”

“从你的气息来看,你应该也是炼化了某些世界吧?虽然我不知道你炼化的是哪些,但是你的实力,勉强能够和我一战!”

话音落下。

葬忽然从黑雾骷髅座椅上站了起来。

“灭了你,我统一所有世界,那就毫无阻碍了!”

郑乾眸光闪烁。

不知道为何,他总觉得这个葬,身上有些古怪。

“轰!”

下一秒。

那葬,看似未动。

但郑乾身遭的空间,却是陡然压缩,宛若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给死死的挤压一般。

郑乾的身体一颤。

一圈蕴含大道法则的气息波动,悄然扩散,直接挡住了那恐怖的挤压之力。

两人的实力,都是这个世界的巅峰。

巅峰对决,其实有时候,并无太多的花哨。

一招一式,皆是充斥着无尽的危机。

稍有不慎,便是满盘皆输。

郑乾撑住了。

葬并无太多惊奇。

不过,郑乾明显看到,葬的脸上,在此刻浮现出了一丝笑容。

“郑乾,忘记告诉你了,你知道我师傅骆长天用自己的性命给我铺路,为了带来了多少好处吗?”

葬忽然问道。

郑乾没有回答。

葬便自顾着道,“他封锁了地球的天庭地府,又牵连了大世界的通道,让你在破除他封锁的地球和天庭的时候,同时也给我打开了入侵大世界的通道!”

“当然,就算是你没有这么做,大世界也将不会存在了!”

“因为……”

说到这里,葬的脸上忽然邪魅一笑。

“忘记告诉你了,这些不过是我师父骆长天的小道罢了……他真正设计的是,给我重新连接了一个高层次位面!”

“在那个位面,实力的禁制,将远不止十八品,因此……”

“以你如今十八品巅峰的修为,抵抗我十九品的修为,你觉得,你有多少胜算呢?”

葬笑的很开心。

“呼啦!”

他身上的衣袍,无风自动。

恐怖的威势,宛若世界崩塌一般的,山呼海啸的朝着郑乾碾轧了过去。

这一次,郑乾拼尽全力的阻挡,却仍旧是无济于事。

十八品巅峰的修为,在那葬的攻击面前,竟是宛若蝉翼的防护,一戳就破。

“噗!”

郑乾的身形遭受重创,顷刻之间便是被这一股磅礴大力给碾碎成了血雾。

但不多时。

在一处不远的空间,郑乾的身形重新显化了出来。

他的修为提升到了十八品巅峰,大道永生也随之到了巅峰。

一滴血,一根发丝,都可以重生。

郑乾静静的站着,眸子依旧平静。

但是整个人的气质,却是发生了改变。

“十九品修为吗?不过无妨……今日,你还是会消散,连同你的邪祟世界,一起消失!”

忽然,郑乾嘴角掀起一丝笑,开心的道。

“十九品修为吗?不过无妨……今日,你还是会消散,连同你的邪祟世界,一起消失!”

忽然,郑乾嘴角掀起一丝笑,开心的道。

葬忽然认真的看着郑乾。

“大话,谁都会说,但是能做到,却又是另外一种可能了……”

葬缓缓道。

“算了,多说无益,你还是灰飞烟灭吧,你死了,就再也没有人可以阻止我了!”

葬嘴里忽然开口。

紧接着。

郑乾便是感觉到身遭的空间,宛若狂风之中的破布一般,呼啦作响,扭曲重叠。

他的身体,也是宛若骤雨狂浪之中的一叶孤舟。

随时都有可能被撕成碎片。

但他脸上并无半分慌乱。

凝神静气。

大道永生,大道金身,大道吞噬……

大藏经,道德经在此刻,共生共鸣。

郑乾所有的手段尽数出现。

但即便是如此。

还是不够。

每一次,葬的汹涌的攻击袭来,郑乾的身体都会化作一团血雾。

但是很快,他又能重新复原。

如此。

足足持续了十万次。

但是很快。

葬的眉头就皱起来了。

因为,他发现自己的力量,竟是在莫名的减弱。

郑乾的身体被摧毁了十万次,而今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就算是他的修为在十八品巅峰,那也不是永生不死的。

凡事都有一个限度。

只要超过了这个限度,他就活不了。

眼见距离这个限度越来越近,但是葬却发现,自己的身体之中力气,似乎在被什么东西抽取,一丝一丝的剥离。

他的眉头皱了起来,停下了攻击。

郑乾的身体,再度从一团血雾之中凝现出来。

只是,他的脸色苍白的厉害。

身体破碎十万次。

又十万次的复原,已经伤害到了他的本源。

能够苦苦支撑,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很意外吗?”

郑乾忽然主动问道。

葬没有开口。

倒是他的身体里面,一道声音响起。

“哈哈哈,骆长天那老小子,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

这道声音,对于葬而言,有些陌生。

但是对于郑乾而言,却是再熟悉不过了。

是小鸡崽子的声音。

葬炼化了大世界。

但是小鸡崽子在桂花树的庇佑下,得意苟存。

只是时间无法长久罢了。

“滋滋!”

突然。

葬的脸色一变。

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就像是一个气球被戳破了一个大洞一般。

他的实力,正在疯狂的泄露。

无论他如何弥补,却终究都是奢望。

最后,葬放弃了反抗。

他眼神复杂的看着郑乾。

语气有些不甘心的问道,“我明明实力在十九品,而你,不过是十八品巅峰,你怎么都不可能是我的对手,这一切,你是怎么做到的?”

郑乾咳嗽了几下。

嘴角处,有着殷红的鲜血流出。

“很简单……你成也骆长天,败也骆长天!”

“骆长天自认聪明一世,却糊涂一时!”

“他为了让你能够顺利打败我,不惜联通更高层次的位面,替你突破十八品修为,但是,也正是这个突破,成了你最大的致命点!”

“不可能!”

葬大声吼道,“不可能,这个世界没有人可以达到十九品,除了我!”

“是!”

郑乾点头,“你说的没错!”

“但是没能达到十九品,却并不意味着没有人能够治得了十九品!”

说到这里,郑乾语气减缓,“比如,同样来自高位面的宝贝,就能够制住十九品!”

“啊哈哈哈!”

郑乾话音刚落,从葬的身体里面,忽然传出来三道大笑声。

“好你个郑乾,果真是和我们配合的天衣无缝啊!”

“厉害厉害,我们都不用沟通,就能够猜测到彼此的意思了,这就叫默契!”

“太舒服了,这个葬身体里的能量太庞大了,我昆吾山,这下子要吃个饱!”

这三,就是桂花树,昆吾山和玲珑塔。

葬沟通了高层次未免。

郑乾的实力不够,无法对他造成伤害。

但巧合的是。

桂花树,昆吾山和玲珑塔,就是从那位面来的。

十九品修为,别人或许不行,但他们……却绰绰有余了。

因此。

郑乾故作吸引,完全分散了葬的注意力。

也是葬自己大意,认为自己十九品修为,足以横行一切,完全没有预想到还有能够对自己造成危险的东西存在。

在葬对郑乾出手的时候。

桂花树,昆吾山,和玲珑塔三人开始发动侵袭。

截断了葬身体内的灵气源泉。

那可是十九品修为的灵气啊,对于他们而言,这绝对是大补啊。

“小子,你师父害了你啊!”

“若不是你身体里面贯穿的是十九品修为的灵气,我们还做不到如此悄无声息的就截断你的灵气源泉,并且吞噬他们!”

“谢谢你啊,兄die,我饿了这么多年,终于一下子吃饱了灵气!”

昆吾山他们一个个的冷嘲热讽,差点没让葬给气死。

不过,葬自己也是毫无办法。

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修为,一步一步的跌落。

“邪祟,已经失败了!”

郑乾一步上前。

他看着葬。

“你的灵根已断,将炼化的大世界,还回来吧!”

说完,他的大手一挥。

直接从葬的身体里面拘出来一方世界。

可惜,这世界大都被炼化,成了鸿蒙混沌状态。

做完这些。

郑乾手掌继续打出一道道的封印。

不管怎么说,他现在也算是这个场上最强的人,没有之一!

他直接将那前面数百亿的邪祟化为飞灰,消散于虚无。

如此一来,邪祟一族这个生灵,便再也不复存在了,永远湮灭于历史的尘埃之中。

“至于你……”

郑乾看着身体虚弱的近乎透明的葬。

“我不会杀你,你炼化了大世界本源,我要从你的身体里面,将那些失去的东西,重新炼化复原回来!”

“轰!”

郑乾手掌一挥。

直接将小鸡崽子,白龙马,深渊魔龙,桂花树,昆吾山,和玲珑塔拘了出来。

他们倒是相安无事,一切平安。

“小子,你确定要这么做吗?”

听到郑乾的话,小鸡崽子面露担忧。

“重新将炼化成鸿蒙本源的世界复原,你自己的道也会被相应磨灭的,如此一来,你或许就会成为一个普通人了!”

郑乾摇了摇头,“无妨,邪祟大患已灭,我的道,不要也罢!”

接下来的时间。

郑乾开始不断的磨灭自己的道,以磨灭自己的道为法则之力,从葬的身体里面,复原被他炼化的大世界。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当被炼化的大世界最后一座山被复原的时候。

郑乾,再也撑不住了,整个人一歪,彻底昏死了过去。

当郑乾重新醒过来的时候。

小鸡崽子正在他的身旁守护着他。

“大世界……复原了吗?”

郑乾第一句话便是如此。

小鸡崽子迟疑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郑乾松了一口气。

“不过,有很多人再也回不来了……”

郑乾心头一颤。

他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他磨灭己身的道,化为法则之力,重新复原被炼化的大世界。

只能复原那些被炼化的生灵。

但,若是在先前邪祟入侵的时候,和邪祟厮杀战死的人,却是再也回不来了。

看着沉默的郑乾。

小鸡崽子道,“许少商……和烈焰山,这次在抵抗邪祟的第一线,他们没有被炼化就被邪祟抹杀殆尽了,所以,回不来了!”

郑乾眼眶泛红。

心头也似乎像是被什么东西扎了一刀一般。

这时。

昆吾山,桂花树和玲珑塔走了过来。

他们虽然是宝物,但是在吸收了葬的修为气息之后,都能够幻化人形了。

“小子,我们的实力都恢复的七七八八了,也能够回到属于我们自己的那个高层次的位面了,如今邪祟已除,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新位面?”

“放心,虽然你现在磨灭了己身的道,但是在我们那个世界,有我们哥仨罩着你,横着走都没事!”

昆吾山笑着道。

郑乾摇了摇头,“不了,我还有亲人朋友!”

说完,他看着小鸡崽子。

“倒是你,可以去闯荡闯荡,哮天犬和大黑狗……也是在地球上禁不住寂寞的人,迟早,他们也会去的!”

小鸡崽子点了点头。

她早就有这个想法。

深渊魔龙和白龙马自然也是跟着去新位面了。

临走前。

桂花树递给郑乾两片叶子。

“这个叶子,可以打开我们那个位面的通道,如果你想来,就来找我们!”

桂花树道。

郑乾点了点头,收下了。

目送小鸡崽子,深渊魔龙和白龙马去往新位面,郑乾的心头忽然变得空落落的。

桂花树和昆吾山,玲珑塔也走了。

从他们离开之前的交代中,郑乾大概知道。

那个新位面,是一个高度精通修炼和科技的世界。

昆吾山的前身,用地球上的话来说,算是一个兵工厂。

也难怪,他能够产生那么多的爆裂蜘蛛和其他的各种兵器了。

郑乾不禁也有些好奇起来。

“有机会,还是去看看!”

郑乾蹲下身子。

在他的面前,正有着一粒微尘。

那是葬!

他已经湮灭了,彻底的不存在了。

郑乾的道已消散,修为也不存在了。

他苦笑一声,自顾着朝着地球走去。

尽管修为不在,但是昆吾山他们在离开之前,给郑乾身体里面留下了足够的返回地球的灵气能量,所以倒也不用担心什么。

就在郑乾拾起那葬的微尘的时候,忽然心意开合,眼前有着一道精芒,刹那间宛若烟花绽开。

郑乾面色呆滞的看着面前的那一粒微尘。

葬已经不存在了,算是自己的道则磨灭了他。

而郑乾却在这粒微尘之上,感悟到了新的道则?

郑乾可以清晰的感知到。

这种新的道则,不同于自己先前领悟的任何一种。

也就是说……

我还有机会,去到新位面?

郑乾笑了。

……

无名海岛之上。

大黑狗问郑乾,“葬,死了吗?”

“你猜?”

郑乾嘴角浮现一丝莫名的笑。

心里却是在道。

他人是死了。

但是留下的道则,和我先前的道则碰撞,产生了新的道则。

也算是,他的修行道则还活着吧。

不过,以葬的天资,他所领悟的道则,是不低于郑乾自己领悟的道则的。

两大天才道则碰撞产生的新的道则,只会更加的优秀。

莫名的,郑乾抬起头来,看着远处的天空。

对新位面,越发期待了啊!

——地府朋友圈番外篇至此结束,谢谢大家四年的陪伴。

郑乾,黄凝,林云溪,小六六,林雨溪,小不点,大黑狗,哮天犬,孟馥,丫丫,星鳞,零号先生……一个个人物,一幕幕画面不断的浮现,心中感慨良多。

太多了,说不完,道不尽。

但我真正想告诉你们的是:

谢谢各位读者大大四年的陪伴和支持。

岁月无恙,一切安好!

江湖路远,咱们有缘再见!

喜欢地府朋友圈请大家收藏:()地府朋友圈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