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6章沈粥的好消息

    华人行

    经过历时两天的董事会,沈粥终于把董事局一众董事们给说服了。

    这几年沈粥的动作越来越快,步子也是越跨越大,在沈粥接掌汇丰银行前,汇丰银行已经压过渣打一头,而随着沈粥掌权后,这种趋势也是越来越明显。

    汇丰银行的快速发展,让沈粥在汇丰内部的威望,也是一天天不断窜高。

    毫不夸张的讲,除了汇丰最早的创始人,沈粥这位大班王,已然成为汇丰银行史上最具权威的负责人。

    看看沈粥一连串动作,先是将包船王送进汇丰董事局,让对方成为汇丰银行史上第一位华人董事。接着又将和记股份低价卖给李超人,支持他入驻和记。

    单单这两件事,如果沈粥在汇丰银行内部没有足够的威望和话语权,是绝对不可能实现的。

    而且,不久前他还说服了一众董事们,拆巨资重建汇丰大厦。

    这一连串事件,换了一般人,根本就不可能做到。

    有时候,一家公司的负责人,除了拥有足够的能力外,这嘴皮子如果溜,能说会道,真的可以抵十万兵。

    商人重利,沈粥在汇丰银行摸爬跪打几十年,早就将自家一众董事们的心理摸得一清二楚。

    什么反对意见,原因无非就是利益不够,只要利益够了,所有反对意见都会消失。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

    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所以,沈粥每次开董事会,基本都围绕着一个主题,那就是利益,每一个重大决定,如何对汇丰有利,让大家都觉得有钱赚,把大家伙肚子里的馋虫勾起来,再来分析利弊。

    资本家都是逐利的,有时候为了利益,捡芝麻丢西瓜的事,可没少干。

    而沈粥则是即能带着大家赚钱,又有足够高的远见,避免掉那些捡芝麻丢西瓜的傻事,久而久之,大家伙自然也都相信他,支持他。

    沈粥的每句话,每一个意见,对汇丰银行一众董事成员的影响都非常的大。

    汇丰每一任大班王,他们在不损害汇丰银行的利益前提下,是可以合理避开董事局决议的。

    当然,像那种一意孤行,如果决定是对的,自然是皆大欢喜,如果是错的,那就少不了要独自背锅。

    因此,每逢大事,沈粥一般都会把大家召集起来,一起商量决议,有钱一起赚,有锅一起背。

    出售恒生银行,这对汇丰银行来说,影响可大可小,问题就看收购它的人,接下来给恒生银行如何定位。

    如果对方想像恒生银行最初发展那样与汇丰在香江展开竞争,那么无异于养虎为患,这种事情大家伙肯定不愿意看到。

    不过这也简单,只要杨辰保证恒生银行分行数量不再香江继续扩充,那么问题就能很好的解决。

    银行现金储备,靠的就是吸纳底层民众手上的资金,只要分行数量被限制住,那么后期基本很难再有大的作为。

    甚至,汇丰做的再绝点,将恒生银行未来在亚洲的分行也限制在一定数量,那么就完全不用害怕恒生银行出来跟汇丰银行竞争。

    这一点,杨辰早就主动提出来了,所以这也不是主要问题,说来说去,一众汇丰银行董事们的主要问题,还是在收购价格上面。

    汇丰银行持有恒生六成股份,价值十几个亿,原本差不多在二十亿左右,因为恒指下跌,让恒生股价下降了不少。

    汇丰董事们主要是想杨辰把中间差价给他们补上,也就是溢价收购。

    对于杨辰在汇丰银行的巨额现金,一众汇丰银行的董事们可是非常眼馋的,有着这样一个好机会,大家自然想从杨辰身上狠狠的咬下一块肉来。

    好在沈粥最后把一众汇丰银行的董事们劝服住了,相比较中间几个亿的差价,沈粥更看重未来杨辰给汇丰带来几十亿几百亿的利润。

    区区几个亿,这点差价,又如何能够满足大班王的胃口。

    所以,在沈粥描绘的宏图下,一众汇丰银行的董事们一个个举手表决,通过了沈粥的提议。

    当然,让汇丰银行一众董事们这么爽快答应下来,自然不是因为沈粥给他们描绘的几十几百亿的大饼。

    大饼虽好,但是却需要很长的时间等待,才能品尝到,资本家贪婪逐利的心理,不可能去想那么遥远的事情。

    他们主要还是因为沈粥的一句话,香江银行业,马上又要迎来一次银行危机,一次影响不下于六五年那场银行危机。

    恒生银行如果现在出售给杨辰,到时候银行危机一旦爆发,恒生银行说不定还有被收回来的可能。

    一想到恒生还有可能被收回来,中间大家又能大赚一笔,一众汇丰银行的董事们,哪里还有阻拦的道理。

    各个擎天一柱,一连串通过,让沈粥很是舒心的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回到办公室的沈粥,悠哉的坐在独属于他一个人的老板椅上,眯着眼睛,心里盘算了好一会儿,才直立起身子,拿起桌上的电话筒。

    “喂,我是沈粥。”

    等了一会儿,电话另一头传来杨辰的声音,“沈先生,今天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是不是我那件事成了?”

    沈粥大笑道:“杨生料事如神,没错,那件事成了,我已经说服了董事局,杨生你看什么时候有时间过来华人行一趟。”

    杨辰:“既然这样,我现在就有时间。”

    “现在吗?”沈粥看了一下墙上的时钟,随即开口道:“那行吧,你需要多久能到?”

    ……

    与杨辰说完话,沈粥又给自己的秘书打了个电话,让她准备好恒生银行的详细资料。

    恒生作为汇丰全权控股的银行,自然没有什么可以瞒住汇丰的,接下来与杨辰谈判,这些东西自然用的到。

    虽然他知道不可能以溢价的方式将恒生卖给杨辰,但也绝对不可能像和记那样低价出售。

    杨辰在李超人最大的区别,在于杨辰不差钱,完全有足够的资金收购恒生银行的股份。

    而李超人则不一样,李超人当时旗下也就只有一家价值几个亿的长实,他就算想溢价出售和记也不太可能。

    至于将和记卖给别人,老实说,香江有实力的华资大佬,可远远没有李超人好控制。

    而且,‘锦上添花跟雪中送炭’,该如何选择,沈粥心里跟明镜似的,根本不需要考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