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0章被堵

    好不容易跟着包船王把人认完了,大家伙三三两两的走出会议室,就在杨辰准备开溜的时候,一头撞到了杵在门口的荷赌&王。

    不知道为什么,直觉告诉他,对方似乎等的就是他。

    杨辰迟疑道:“伯父,你这是?”

    荷赌&王摆了摆手,打断道:“你过来,我找你有事。”

    杨辰:“伯父,有什么事,你就在这说吧,阿琼她还等着我…回…。”

    眼瞅着荷赌&王脸色越来越黑,杨辰嘴里那个‘去’字,还没有说出口,便老实的咽了回去。

    见杨辰如此乖巧,荷赌&王满意的点了点头,也不说话,径直朝着何朝琼她们那桌相反的方向走去。

    没办法了,杨辰只好硬着头皮跟上。

    荷赌&王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径直坐下,又看了一眼杨辰,也没有招呼,对服务员吩咐两句,便没了动静。

    正所谓,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

    杨辰也不管荷赌&王招不招呼自己,径直坐到了荷赌&王正对面,也不说话,思绪转啊转,不停的转,想着待会该如何应付。

    应付啥?自然是逼婚。

    正所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为人父母的,除了这个,还能有别的什么事情?

    只不过,他现在连二十岁都还没到,谈婚论嫁什么的,貌似有点早?

    他重生到现在,满打满算才半年光景,一切才刚适应过来,这结婚什么的,他是真的一点心里准备也没有。

    再加上香江早些年,已经废除了早期的婚姻法,这让他有点头疼,鱼跟熊掌他都要,撑死也要做个饱死鬼。

    如今,想要解决这个麻烦,他说不得需要更改一下国籍。

    当然了,办完事后,肯定会换回来,中间不过走个形式而已。

    这个时候,香江还没有回归,国籍这种事情,对他这种大富豪来说,更换容易的很,压根不需要费多大力气。

    当然了,这也就是现在,等到几十年后,这种情况就不可能发生了。

    后世内陆的国籍,号称全世界最难获取,有钱也进不来,基本是只出不进,出去容易进来难,一般只有一些特殊人才,才有机会获得内陆国籍。

    所以,结婚的事,他暂时还真没有考虑,即便是结婚,也得等两三年以后,他的事业稳定了,再做准备。

    别看他现在已经身价百亿,妥妥的大富豪,但是这点钱对于重生穿越者来说,也就只是个零头,一切才刚刚起步。

    联想到后世越有钱的男人,越晚结婚,许多二代子弟更是三十好几才结婚,甚至有的直接加入了不婚行列。

    他虽然没有想过那么晚结婚,可再怎么着急,总得等他把二十岁那道坎过了再说。

    老实说,内陆在进入二十一世纪之后,不管是老一辈,还是年轻一辈,是真的想的开。

    与香江豪门家族重视家族传承不同,内陆很多大富豪,对这个传承并没有多重视,什么子承父业,也没有多大讲究。

    后世很多有名的企业家,再谈及子承父业的话题上,大多都是摇头,也不知道是哪些人教育出了问题,还是因为出身原因。

    貌似,后世内陆很多企业家,如出一辙,基本都是草根出身,即便有点背景,也不会很大。

    改革开放初期,内陆可以用遍地黄金来形容。

    这个时期内陆什么都缺,在外面随便倒腾点东西,都能赚大钱,发家致富盖小楼什么的,也就一两年时间的事情。

    这个时期,只要你有胆子,敢站出来创业致富,那么你就能赚大钱。

    看着坐在自己对面,不知道发什么愣的杨辰,荷赌&王这次脸是真的黑了。

    就在杨辰想着内陆改革开放进入九十年代疯狂期,各路大神仙招频出,特别是其中某位大神用罐头换飞机,成就亿万富翁,书写一代传奇,那个梦幻般的年代,让杨辰忍不住激动,激动过后,杨辰突然感觉后背隐隐有些发凉。

    抬头一瞅,见到荷赌&王正黑着一张脸,死死地盯着他,杨辰咽了咽口水,马上回过神来。

    杨辰:“咳咳,伯父,不知道你老人家叫我过来有什么吩咐?”

    “哼”荷赌&王冷哼了一声。

    “伯父,你要是没事,那我就先回去了。”杨辰眨了眨眼睛,屁股离开座位,作出一副要走人的姿态。

    荷赌&王没好气道:“你给我坐下,我有让你走吗?”

    荷赌&王也没空跟杨辰闲扯,直接了当的开口问道:“我上次让阿琼给你带的话,你说说,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带话?带什么话?”杨辰一脸疑惑。

    荷赌&提醒道:“就是澳门电视台那事,你为什么要拒绝?”

    听到这,杨辰终于松了一口气,‘敢情是因为这事,你老早说嘛,吓得我一身冷汗。’

    杨辰苦笑道:“伯父,这事我上次不是已经说明白了吗?”

    荷赌&王苦口婆心道:“你眼睛就不能看远一点,别整天只盯着钱,亚视如果能进入濠江,对你百利无一害。”

    杨辰:“伯父,你别欺负我读书少,我当初只是辍学,不是被劝退。”

    荷赌&王:“……”

    眼瞅着荷赌&王脸色又一次变难看,杨辰只好左右飘忽,装作没有看到,这倒不是他矫情,而是濠江电视台完全就是一个大包袱,大麻烦。

    以濠江那点人口,电视台做的再好,也就那样,年年亏损,年年赔钱。

    后世论及电视台,也就无线一家进入内陆,濠江电视台?大家伙听都没有听说过。

    除非濠江那边愿意让亚视把濠江电视台兼并了,让濠江电视台保留一个本地英闻节目,其他全部与亚视同步。

    否则,怎么弄,最后都是亏损。

    电视台靠的是什么?不就是的用户数目和收视率嘛,濠江人口少就算了,底下人还不富裕,用户少得可怜,你说他贴过去干嘛?

    至于说影响力,那就更扯了,一直以来濠江除了博&彩业,基本上就没有拿的出手的,小透明一个,典型的乖孩子,好养活。

    “阿辰,实话跟你说,这次你接也得接,不解也得接,我已经跟总督说了,说你已经同意了,所以这事你别让我为难,更别让我下不了台。”

    软的不行,荷赌&王也懒得再跟杨辰啰嗦,直接选择来硬的。

    杨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