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9章去找渣打借点钱

    也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杨辰的影响,经过与杨辰一番长谈之后,沈粥对汇丰银行现在亚洲布局速度,总感觉有些慢了。

    外部危机,已然近在咫尺,如果汇丰以现在的速度推进,恐怕要不了多久,就会出现许多新的竞争者。

    最要命的是,那些竞争者的实力,将远远超出汇丰银行的实力。

    随着亚洲一众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长,越来越多的西方财团把目光集中到了亚洲这块人口最多的地区。

    几十年的发展,西方国家已经彻底恢复过来,一切走向正轨,本国经济想要持续增长,就必须找到一个合适的倾销地。

    而亚洲这个人口众多的地区,经济一旦发展起来,就是一块令人眼馋的肥肉。

    汇丰银行作为一家金融机构,想要保住自身地位,就必须在当地拥有足够的影响力。

    相比普通储户,再多也不及杨辰一个大富豪有影响,汇丰银行接下来必须得加大力度拉拢各地区有钱人才行。

    后世汇丰名气之所以比渣打银行大,主要得益于汇丰银行的一众大客户,即便普通客户,也多是面向一众精英人群。

    香江一众大富豪,基本上都或多或少与汇丰银行有着一定的联系。

    而渣打因为扎根底层,面向的客户都是普通人群,所以名声不是很显。

    拉拢大富豪,大家互惠互利,汇丰银行在维持超高利润的同时,影响力也逐步巩固。

    杨辰想要成为亚洲的大粮商,那么汇丰银行只要将其扶持起来,到时候好处自然少不了。

    相互借力,后世李首富和汇丰银行,就一直保持着这样的关系。

    李首富借助汇丰的势力扩展自己的商业帝国,而汇丰银行则借助李首富的影响力提升自身名气。

    自从杨辰出现后,沈粥已经不知不觉间,将自己重点扶持的人,悄然间换了对象,相比扶持一个本地富豪,香江首富,那有比扶持一位真正的华人首富来的给力。

    包船王时代已经过去,一场船灾,将整个船运行业冲击的支离破碎。

    船王的影响力不够了,也已经老了,汇丰银行需要重新扶持一个新的代表。

    这个人,沈粥之前看好的是李首富,对方在入驻和记之后。表现出来的能力,已经达到了他的预期。

    拥有和记和长实两家上市公司,李首富等于插上了两只臂膀,只等机会到来,从此一飞冲天。

    要是没有杨辰横空出世,沈粥接下来一定会继续大力支持李首富,让他与包船王一起,并驾前驱,接手英资撤走后,留下的肥肉。

    不过,现在杨辰出现了,那个看上去年轻的有些过的年轻人,不知道为什么,对方虽然年轻,但却能让他从心里觉得对方值得相信。

    这种感觉很奇怪,以前他重来没有遇到过,有点莫名其妙。

    想了想,沈粥将其归结到对方身上那股强烈的自信,把他给感染了。

    也许是因为清楚后面会发生什么,所以,杨辰身上一直带着一股极其强烈的自信,那份自信,有时候不知不觉,就会影响到别人对他产生信服。

    再一个杨辰还年轻,对方凭着几个月时间,就赚取了近百亿身价,这份敛财能力,即便他这个财神爷,也不得不得大写一个服字。

    接下来,对方就算在游戏市场玩脱了,沈粥也相信要不了多久,杨辰就会重新站起来。

    年轻人,最不怕的就是经受失败,有时候失败反而是一件好事,更加有助于他的成长。

    所以,沈粥不怕对方失败,他就怕就怕杨辰的野心不够大,野心不够大的人,喜欢安于现状,这不是汇丰想要合作的对象。

    以亚洲各国的发展,汇丰银行一直在积极开拓各国的业务,自身如此,合作伙伴自然也需要有野心之辈。

    作为汇丰银行大班王,外界人称的无冕港督,沈粥与其他汇丰银行历届大班王不同,他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投资那些能够为汇丰银行创造高回报的生意。

    在这个世界上,有一种投资,它的回报价值,有时候远远超出人们的想象,那就是人才投资。

    没有那种生意,能够比投资在未来潜力无穷的人才身上,获得更大的报酬。

    后世沈粥之所以那么出名,主要原因就是他眼光独到,挖掘到了李首富那块金子。

    李首富在后世不仅让汇丰银行获得了丰厚的回报,还随带着让沈粥名声大噪。

    让汇丰获利,自己得名,两全其美,何乐而不为!

    汇丰银行证券交易室

    临近中午,陈爱国已经准时将饭菜打包回来,杨辰一下来,就正好赶上饭点。

    何朝琼将饭盒打开,放到杨辰面前,随口问道:“阿辰,你跟大班王聊了什么,聊这么久?”

    杨辰道:“我找大班王贷款,大班王小气,只肯贷四十亿给我,下午我还得去趟渣打银行看看,从那边再贷点钱。”

    何洪涛:“……”

    陈爱国:“……”

    ……

    ……

    “贷款,四十亿,小气…”

    一个个字眼,听得周围人肝都快碎了。

    与其他人不同,何朝琼的重点显然没有放在贷款上面。

    何朝琼:“下午你不在这边待了吗?”

    杨辰摇头道:“不待了,吃完饭我就要去渣打那边看看能贷多少钱,这一次被那些液晶屏商搞得,一个头两个大,现在不出点血,恐怕很难让那些硬件商上门。”

    说实话,要不是雅达利崩溃的太快,他也不会将大部分零件甩出去,特别是液晶屏幕,这个仅次于芯片的重要硬件,两亿数量,足够他将旗下收购过来的液晶屏生产链,打造成一家世界一流的液晶屏生产工厂。

    很可惜,湾湾和香江这边的液晶屏规模太小,一个月生产两三百万块,还得是工人加班加点,工厂不停不休的运转才行。

    几个月想要完成两亿块液晶屏幕,没有一两年时间扩充,想都别想。

    见何朝琼不说话,杨辰开口道:“你要是不想待在这里,就跟我一起过去吧,反正这两天也没事,恒指下跌,想要做空,必须得缓缓才行。”

    “嗯嗯”何朝琼高兴的直点头。

    不知道为什么,只要她一个人待在交易室里,身边没有杨辰在,无形的压力就会落到她身上,让她很不舒服。

    能不待在这里,她自然不想在这里待着,反正没事情做,待在这里也是浪费时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