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3章人心难测

    待何朝琼离开后,杨辰重新拿起数据单子,抬头看了一眼霍建狞,指了指一旁的座位,示意他坐下。

    仔细看完每一页数据后,杨辰将数据单子递给一旁的军子。

    军子接过数据单子后,便将其放在了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里。

    杨辰转过头,看向霍建狞,笑眯眯的问道:“怎么样?觉得这里如何,想不想跟他们一样,也在我这里领个红包?”

    霍建狞想都没想,便径直摇头。

    两百万,对于现阶段的他来说,确实很有诱惑力,不过他的志向不在此,也不认为自己只有挣两百万的命。

    杨辰道:“怎么,嫌太少,还是觉得太多了?”

    霍建狞道:“老板,你的红包,对于现阶段的我来说,确实挺多的,不过对于以后的我来说,就有点少了。”

    杨辰闻言,不禁哑然失笑道:“你倒是对自己挺自信的。”

    霍建狞摇头道:“老板,这话你说反了。”

    “哦,怎么个反法?”杨辰好奇道。

    “应该是老板对自己自信才对。”

    “如果老板你不自信,也不会让我去组建秘书室,这种事情,换了一般人,很难做到这点。”

    “我相信老板你的眼光,也相信自己以后绝对不止赚这区区两百万。”

    杨辰抬了抬眼皮,很认真的看着眼前这位打工皇帝,点头道:“虽然有点拍马屁的嫌疑,不过拍的不错,你老板我很受用。”

    霍建狞:“……”

    杨辰将一篇报道华光集团分家的报纸,递给身边的霍建狞,“你对赵船王这一手怎么看?”

    霍建狞拿起报纸,随意扫了一眼,这报道他看过,所以并没有多思索多久。

    “明智之举,垂死挣扎。”

    “摁?说说看。”杨辰翘着二郎腿,饶有兴致的看着霍建狞,等待他的解释。

    “赵船王这一手已经晚了,如果早两年,说不定会有人接手,但受到船灾影响,大家就算买船,也是买新船,旧船根本不会有人去接。”

    “那要是有人接呢?”

    闻言,霍建狞下意识道:“不可能,这个时候如果有人去接,除非那人是??”

    话说一半,霍建狞突然停了下来。

    杨辰笑眯眯的问道:“那人是什么?怎么不继续说了?”

    “咳咳…”见杨辰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霍建狞连声咳嗽,接着拿起报纸重新仔细看了一遍。

    刚刚杨辰莫名其妙问他意见,这里面绝对有问题。

    仔细看了两遍之后,霍建狞不由得皱起眉头,整个报道看完,他也没有发现半点给自己老板有关的信息。

    这让他不禁感到疑惑。

    沙发上的杨辰见霍建狞如此,也没有催促,而是安静的等待着。

    过了好一会儿,霍建狞放下报纸,向杨辰问道:“老板,我能问你一件事吗?”

    “问吧”杨辰点头道。

    “老板,家乐福接下来是准备向东南亚地区扩张吗?”

    “差不多,家乐福下个月会在湾湾开设分店,接下来韩国和新加坡也会陆续开设分店,年底或者明年,将正式进入东南亚地区。”

    霍建狞郑重道:“老板,请允许我收回刚刚的话。”

    杨辰:“……”

    霍建狞开口道:“如果赵船王能够将分割出来的业务和船只转卖出去,倒是有机会渡过这次华光集团遭遇的危机。”

    杨辰杵着下巴,故作思索道:“你认为有人会去给赵船王接盘?”

    “肯定会有”霍建狞坚定道。

    杨辰道:“何以见得?”

    霍建狞道:“这个得问老板你自己”。

    说实话,他也不敢保证杨辰会给赵船王接盘,可如果杨辰想要把家乐福做大做强,有一家属于自己的运输船队是最好的。

    东南亚国家,大多分布在沿海地带,运输除了飞机,就只有船运,现在空运还不是很发达,船运相对来说更方便,也更便宜一些。

    船只运载的货物,要比普通货机多得多,家乐福这种零售行业,一般不需要赶时间,只要行程安排好,一切都能运转通畅。

    随着世界经济放缓,受船运业务萎缩影响,现在船只价格已经下降到一定程度,这个时候如果有稳定业务,低价收购旧船只,是一件只赚不亏的事情。

    如果等这次船运风波过去,到时候这种便宜就没那么好占了。

    之前他没有想到这一点,但是见到杨辰询问,他便注意到了这点。

    一旦家乐福能够在东南亚各国扎下根,那么赵船王分割出来的船只,就不会因为缺少业务而赔钱。

    见霍建狞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杨辰淡笑道:“你猜的不错,赵船王这次拆分公司,确实是为了将亚洲业务转售给我,我早前已经跟赵船王商量好了。

    接下来秘书室需要尽快我将旗下公司事务了解清楚,到时候等正式交接,我需要你们去给我核查分割过来的船运公司。”

    “我明白了,老板”

    杨辰这话明显是在提醒他,让他从现在开始留意华光集团。

    商场如战场,一个疏忽和不小心,就会蒙受巨大的损失。

    虽然杨辰不认为赵船王会在这上面坑他,但是一想到华光现在身上背负的债务,杨辰觉得自己还是小心些为妙。

    面子,哪有看得见,摸得着的真金白银值钱。

    如果对方是霍大亨或者包船王,他自然不会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毕竟两位大佬的人品是经的起考验的。

    而且,以他们那样的地位,也不容许他们做出败坏自己名声的事情来。

    真正领头的大佬,不管他曾经是什么样子的人,到了一定高度,就不会在耍手段。

    其他人,哪怕是李首富在他没有成为首富之前,他都不会深信。

    能够在动荡年代起家的人,没有一个是简单人物,他们随便一个小手段,坑你没商量。

    虽然陈国成已经答应了,接下来为他工作,管理船运公司的事务,但是在还没有交割之前,对方还是赵船王的人。

    谁知道对方会不会顾念旧主,合伙欺瞒他,人心隔肚皮,他可以最大程度信任一个人,也可以毫无征兆的怀疑一个人。

    这,也许就是所谓的人心难测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