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赵公子

    赵家

    一名约莫七旬样子的老者,静静的站立在内院大门口,一双浑浊的眼睛微眯着,让人猜不到他在想什么。

    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响起一阵车响,很快一个人风风火火闯了进来。

    见到等待在门口的老者,赵世增脚步一顿,不禁大感头疼,“阿伯,你老有什么事,这么着急找我回来?”

    赵世增口中的阿伯,原名赵义仁,与赵船王乃是同乡,早年机缘巧合跟在赵船王身边,这一待就是几十年之久。

    要说在赵家除了赵丛衍赵船王之外,赵世增最没办法的,就是眼前这位老人了。

    作为跟在赵船王身边几十年的老人,赵义仁在赵家的地位非常的高,特别是赵世增几位兄弟,对他也是非常的尊敬。

    早年赵船王因为忙于工作,对赵世增兄弟三人很少管教,所以赵世增三兄弟小时候多是由老人照看着。

    相比自家父亲,赵世增心里其实对老人更多一分亲近。

    不过,碍于老人没事总喜欢说教他,以至于很多时候他都是尽量躲着老人,以免被对方唠叨个没完。

    老人嗅了嗅鼻子,闻到赵世增身上那股子酒味,不禁皱了皱眉头,下意识想要说教对方一番。

    可一见赵世增那一脸郁闷的脸,又不由摇了摇头:“是老爷,老爷让我打电话给你,叫你回来一趟。”

    赵世增闻言,下意识开口问道:“我爸?他回来了?”

    “正在书房里,他回来的时候见你又不在家,就让我通知你回来。

    你小心点,这段时间老爷忙着公司的事,焦头烂额,你不要又冲撞了他。”

    语气中,老人对其也是透着浓浓的关怀。

    赵家三子中,要说赵世增能力也不是没有,但是对方那花花公子的名头,真的是让赵家丢尽了颜面。

    世人都说富不过三代,第一代辛苦创业,第二代努力守业,第三代则是享业。

    依着赵世增的性子,要不是赵船王还有两个儿子,赵船王也不会一直放任他不管。

    当然,放任不管,其实也有点管不了,面对死性难改的儿子,赵船王也是没有办法,毕竟船王每天忙于工作,不可能天天花时间盯着自家儿子。

    久而久之,船王也就对其放任自流,不再多管了。

    赵世增上前扶着老人,开口道:“知道了,阿伯,现在这么晚了,你老就别在这站着了,早点去休息吧。”

    如果换了别人,赵世增可没空听他唠叨,不过他知道老人这是在关心他,多少也能听进去些。

    见老人不肯去休息,赵世增只好扶着他朝着书房走去。

    咚咚——

    “进来吧”

    “老爷,少爷回来了。”

    赵船王听了,想到自己哪位操碎了心都没办法改变的儿子,忍不住揉了揉太阳穴,“让他进来吧,你也去休息吧,这边没什么事了。”

    “爸”

    赵世增进来后,打了声招呼,就默默的低着头瞅自己的脚趾头。

    以前,每次赵船王看到他,都会先训斥半小时,才会开始跟他说事,习惯性使然,他也不去反驳什么。

    反正在他看来,自家老头骂累了,自己就会停止。

    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儿子,一声不吭的态度,赵船王更头疼了。

    这段时间因为公司的事,把他烦焦头烂额,他早前已经警告过自己这个儿子,这段时间不要出去玩乐。

    可惜,依旧被当成了耳旁风。

    自己前脚出门,对方后脚就跟着出去了,要不是自己询问了一下,都不知道对方没在家里。

    好在近期香江媒体大众都在追逐杨辰的新闻,那些闲得没事干的娱乐媒体,对自家这个儿子也没了往日的关注。

    不然,他不知道又会在那里看到自家儿子闹出什么花边新闻,丢赵家的脸。

    下意识就想先教育自己儿子一顿,但见他这个样子,又想到明天的事,赵船王摇了摇头,把嘴边的话,又重新收回到了肚子里。

    正等待着狂风暴雨的的赵世增,见头上没有一点反应,心里不禁感到疑惑。

    要说平日里,他只要来到书房,不到一分钟,就会遭受老头子狂风暴雨般臭骂。

    今天突然一下子安静了,他反而有些不适应了,心里忍不住有些忐忑。

    赵世增抬头疑惑看了自家老头一眼,见自家老头坐在座椅上,不知道在想什么事情,压根就没有看他。

    “爸,爸…”喊了几声也没有半点回应,赵世增下意识不由脱口而出“老头子”。

    被儿子打断思路的赵船王,忍不住抬头狠狠的瞪向一惊一乍的儿子,“干什么?吵什么吵?”

    “呃”见状,赵世增连忙缩着脑袋,一副见到老虎似的,小猫咪模样。

    赵船王用一副恨铁不成钢样子,哼哼道:“明天给我老实在家待着,中午跟我出去一趟,听到没有?”

    赵世增闻言,疑惑道:“爸,你要带我去哪?”

    要说老头子一般情况下,基本是不会带他出门的,毕竟在赵船王心中,赵世增这个儿子只会给他丢脸,哪里会没事将其带在身边。

    所以,老头子的一反常态,让赵世增忍不住忐忑,总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情会降落在他头上。

    “赛马会”

    赵船王知道自己这个儿子的性子,清楚不跟对方说明白,指不定转身就偷偷溜出家门了。

    要说赵船王也不是真的对自己这个儿子失望透顶,如果赵世增能够低调一点,不那么高调,整天搞出那些花边新闻,丢赵家人的脸。

    其实说到能力,赵世增并不比他那两个兄弟差,特别是对方的交际能力,更是他那两位兄弟拍马也赶不上的。

    这一次赵船王约杨辰见面,凭着他的身份,自然不可能折身去跟杨辰那个小娃娃谈。

    自己这儿子虽然年纪大些,但是却能跟任何一个人都玩的开,不管老的少的,有钱没钱,基本上只要跟他接触的人都能跟他玩在一起。

    所以,这次赵船王准备让自己这个儿子,去帮自己把杨辰拉下水。

    现在华光集团最缺的是什么?

    无非就是钱和投资者。

    在大环境下,船运业务减少,华光集团受到打击,不被外界投资者看好。

    如果这个时候有人大举投资华光集团,那么事情说不准就能反转过来。

    特别是杨辰现阶段在香江的超高人气,只要对方能够入股华光集团,消息一旦放出去,说不定立刻就能解了华光集团的危机,重拾投资者的信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