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做多恒指

    随着十亿资金流进,再加上汇丰银行提供的杠杆,一共一百亿港币,分别流入一众操盘手建好的账户中。

    一百亿资金,每名操盘手负责十亿资金流动,这让哪些平日里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么大笔资金的操盘手们忍不住手指微颤。

    好在这些人都是经验丰富,且性子较为稳重的人,大风大浪见的多了,稍稍缓了一口气后,也就恢复正常了。

    不过,仔细观察,不难发现这些人眼中都隐隐透着几分难以言明的兴奋。

    十亿资金,这是很多人想都不敢想的数字,现在他们有机会亲自操纵这笔钱,没有人不为此感到激动。

    十一个人中,唯一没有动手,只负责监督的何洪涛见到这么大笔资金,也被狠狠的震撼了一把。

    这么大笔资金,就算里面包含杠杆,本金也绝对不是一笔小数字。

    所以人都清楚,这一次一旦他们赚了,丰厚的奖金,绝对少不了的,所以一个个都认真了起来。

    何洪涛看向杨辰,张了张嘴问道:“老板,接下来?”

    “帮我看一下恒生指数现在涨到多少了?”

    “1157”何洪涛迅速回道。

    杨辰听完,对视着众人的目光,一字一句的说道:“从今天起,你们的任务,是给我做多恒指,给你半个月时间,将手上的钱,全部进入股市,尽量不要引起别人注意…”

    “做多恒指”何洪涛抬头看了杨辰一眼,见他点头后,没有二话,直接向所有操盘手下达命令。

    早在他们被挖角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自己该干什么。

    这么大笔资金,就是杨辰让他们自由操作,他们也不敢动。

    一个操作不好,他们就是倾家荡产也赔不起,所以在接到指令之后,这些人也不多想,老老实实的按照吩咐做多恒指。

    有何洪涛的监督,没有人敢在同行人面前耍小动作,更何况他们还跟杨辰签了协议。

    一旦谁要是违反了协议,损失的钱,足够他们替杨辰打工一辈子都还不上。

    一整天时间,杨辰都在汇丰银行证券部待着,一直到股市关闭,他才带着众人离开。

    在临近汇丰银行的一家酒店里,杨辰为一众操盘手们每个人都安排好了房间,除了好吃好喝的供着,还有酒店的特殊服务。

    做为男人,杨辰很清楚男人的想法,今天所有人压力都不小,那么大笔钱从他们手上经过,每个人都受到不小的震荡。

    接下来,他们还有很长一段时间需要在酒店和银行两边跑,心理的压力,如果不释放出来,很难说会不会憋出病来。

    杨辰没有在酒店久留,留下陈爱国几人暗中看着这些人后,便带着何朝琼直接离开了。

    虽然他已经吩咐众人小心行事,资金缓慢流入股市,但这么大笔资金流入,香江四会不可能不注意。

    一次两次还好,大家会以为偶然事件,可一旦持续的时间长了,交易持续走高,一众证券行不可能不调查。

    他已经与汇丰银行签订了保密协议,也没有用汇丰银行的人手,汇丰银行方面,已经做到了最大程度上的保密。

    而他这边,十一个操盘手,虽然都成熟稳重,但难保不会有人泄露出去。

    虽然这事就算泄露出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做多属于大部分人一起赚钱,并不会引人诟病。

    可接下来他做多之后,又会做空,这种别人亏钱,他赚钱,就容易招人记恨了。

    出了酒店,杨辰并没有回薛家,而是跟何朝琼去了浅水湾别墅。

    当然,他并不是去正在装修的自家别墅,而是跟何朝琼去了她住的一号别墅。

    今天不光其他人压力大,同样杨辰自己也是压力大的要命,虽然他清楚历史走向,但是知道归知道,凡是没有到最后一步,谁也不知道结果如何。

    其他人需要发泄,杨辰就更需要发泄了,所以与何朝琼回到别墅之后,杨辰在何家一众佣人诧异的目光下,直接抱着何朝琼进了房间。

    一番云雨,两人一直到深夜才从房间里面出来。

    摸着摸咕咕叫肚子,杨辰下楼找到还没有休息的吴妈,开口道:“吴妈,有吃的吗?帮我跟阿琼弄点吃的。”

    见到杨辰下楼,吴妈连忙从沙发上起来,点头道:“有,我给小姐炖了鸡汤。”

    在杨辰抱着何朝琼进上楼后,吴妈就想到了这点,所以早早的准备好了补品。

    “那好,你去端过来吧。”

    这个时候,何家的厨师早下班回家了,杨辰就是想吃别的东西,也没有办法。

    “好的,杨先生,你稍等一会儿。”说完,吴妈便快步走向厨房。

    一屁股坐在客厅沙发上,杨辰拿起桌上的水果直接吃了起来,刚刚压力是释放了,但是体力消耗也非常严重。

    要不是肚子咕咕叫,他都不准备下楼。

    很快,何朝琼也下楼了,一身薄衫睡衣,头发湿漉漉的,俏脸上没有褪去的红潮,看上去十分的诱人。

    见到杨辰坐在沙发上吃东西,何朝琼缓步走过来,从后面环住杨辰的脖子,也不说话,显得有些心事重重。

    感觉身后的何朝琼好似有些不对劲,杨辰转头询问道:“你怎么了?”

    何朝琼犹豫了一下,轻声问道:“阿辰,这一次你有把握吗?”

    在银行和回来的路上,何朝琼一直没有问这个问题。

    刚刚在房间里,杨辰疯了似的发泄,让她感觉到了杨辰身上的巨大压力。

    她不明白杨辰为什么一定要冒险,要是之前她或许会认为杨辰急于证明自己,可是当大班王和包船王以及霍大亨都看好他的情况下。

    在何朝琼看来,杨辰根本没必须冒险进入股市。

    女人的直觉告诉他,对方心理一定有什么事瞒着她,只是她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询问。

    有些事情,男人不愿意说,女人要是逼的太急,很容易出现矛盾。

    她和杨辰好不容易在一起,哪里愿意因为不同意见,而与对方发生矛盾。

    但是刚刚杨辰的样子,又实在让她感到不安,所以她才会故作随意的语气询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