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有一个霍大亨就够了

    这就好比写小说没有大纲,有时候写着写着就容易写歪。

    这小说写歪了可以太监,但国家不行,别说歪,就是稍微倾斜那么一下下,都容易出大问题。

    一个国家,每向前一步,都牵动着亿万家庭的生活,这由不得上面谨慎小心。

    与别的国家不同,内陆那边一直以来都是由年岁较长,有着长期政治经验和丰富地方经验的人执政。

    像外国哪种一个商人都能推出来当领导人,真的是够搞笑的。

    连什么叫专业的事情由专业的人做都弄不清楚,哪怕后面有再多人帮忙,都会弄出一大堆笑话。

    一个经常闹笑话的领导人,如何让民众信服?如何取得别的国家的信任?

    自己国家的领导人,说出来的话,自己国家的民众都不相信,哪这个国家也同样挺搞笑的。

    年纪大一点,他们虽然没有年轻人那么有冲劲,但是他们经验丰富,处理事情稳妥,不会犯大错误。

    这一点,对于任何一个发展中国家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可以毫不夸张的讲,它胜过一切。

    在任何一个时代,一个国家只要能够确保自身不犯大错误,持之以恒的稳定,那么它就能够获得最大的发展。

    看看后世国内的发展,想想高楼大厦不到的基础是什么,一个坚固且打不垮、打不烂的地基,是一栋高楼大厦屹立的基础。

    而祖国的基础是由谁打造的?不都是由老一辈革命先辈,一步一个脚印,一点点把祖国的根基打牢结实,才建立起来的吗?

    千别说什么老一辈思想封建、顽固之类的傻话,能够从血与火中趟过来的老一辈革命家,他们是真心把自己一生都奉献给祖国的人。

    这样一群人,又岂会为了所谓的思想,去阻碍国家的发展。

    上行下效,在那片大陆自古以来都是如此,有着哪位伟人的带领,新时代早早晚晚会洒遍那片大陆的每一个角落。

    杨辰之所以跟霍大亨说那么多,原因无非是为了给那边得大佬们留下一个好印象,好让他将来进入内陆的时候,能够容易一些。

    这个时候,国内还没有外国月亮比国内圆的思想,对于新事物以及资本家都抱有很高的警惕心。

    所以,杨辰也不敢提哪些敏感话题,说得几乎全部都是有关民生,内陆急需考虑的经济问题。

    这些东西,那边一直在摸石头过河,积累经验,他这边只要将大方向稍微提一下,以那边大佬们的智慧,自然是一点就通。

    而且,这些话他只说给霍大亨听,并没有当面去跟那边大佬们讲,这就等于给自己留了一条退路。

    政治这玩意,一旦沾上了就很难摆脱掉,杨辰可不想跟它扯上半毛钱关系。

    他要做的是亲近政府,远离政治,有关政治敏感问题,他绝对不会吱声。

    想想霍大亨,就因为一个红色资本家的头衔,让他失去了向外发展的机会。

    这种事情,他不想重复发生在自己身上。

    他还想去赚外国人的钱,将来好在内陆建设上面出一份力,他脑袋里还有太多东西需要变现为钱。

    这个时期,是内陆最需要支持的时候,他不想因为一个头衔,就将自己的未来局限在哪里。

    霍大亨有一个就够了,再多就显得多余了,他不愿意去跟对方争那个名头,因为对方为了祖国付出了太多太多。

    事情谈完,杨辰就跟薛父告辞离开了,并没有留下吃饭,这让霍家一众佣人很是诧异。

    因为按照惯例,薛父只要来霍家,一般情况下,霍鹰东都会亲自留饭。

    今天薛父不吃饭就走了,自然引起了他们的好奇。

    霍震廷送走了薛父和杨辰之后,返回客厅,见自家父亲坐在沙发上沉思,没敢上前打扰,静静的站在边上等着。

    良久,霍鹰东将脑海中杨辰说过的话,整理了一遍后,看向自己的儿子,说道:“明天你去亲自去趟薛家,把咱们家手上的菜市场以及超市卖场全部给阿辰送去。”

    “价钱的问题,你自己看着办。”

    说完,霍鹰东不由嘱咐道:“你以后没事多跟阿辰接触一下,这小子出去一趟,真的是长大了,很多想法让我都不禁汗颜。”

    “也不知道是不是老了,看到他总觉得跟看到自己年轻的时候一个样,不过这小子比你老子厉害,将来的成就不可估测。”

    霍震廷听了自己父亲的嘱咐,没有丝毫反驳,只是苦笑的点了点头。

    刚刚杨辰与自己父亲交谈的话,他自己就在一旁听着,杨辰的表现不仅让霍鹰东汗颜,就是他也同样感到汗颜。

    他一个痴长了对方十几岁的人,见识比起对方真的是差远了,这种差距让他都生不起嫉妒心理。

    见自己儿子苦笑着点头,霍鹰东毫不在意的笑道:“你就别去想着跟阿辰比了,那小子就是个妖孽。

    以前没有表现出来,那是因为受到了你薛叔的约束,现在他自己跳出来了,你薛叔怕是已经关不住他了。”

    说到这,霍鹰东突然停了下来,思考了一圈,对自己长子提醒道:“虽然咱们家在香江这边没办法继续发展了,但是今后在那边,如果我不在了,你只需要跟紧阿辰的脚步,相信霍家还能鼎盛几十年不衰。”

    听到自己父亲的嘱咐,霍震廷没有多想,点头回道:“儿子记住了”。

    见自己儿子把话听进去了,霍鹰东点头道:“记住了就好,现在去给我把车备好,我要马上出去一趟。”

    “这小子真的是走到哪都不让人安生,现在就连我都得给他跑腿。”

    吐槽完,霍鹰东不禁宛然笑道:“不过,像这种跑腿的活,我倒是很乐意多帮他跑几趟。”

    话说完,霍鹰东又忍不住不由摇了摇头,一想到杨辰刚才跟他说这些东西的时候。

    每每话只说一半,敏感的话题更是连接都不接,小小年纪,就有这份心思,真是不简单。

    一想到这样一位年轻人,成了自己老友的女婿,霍鹰东不由感慨自己老友真是好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