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8章岛国光鲜亮丽背后

    面对杨辰的反问,俐国维无话可说。

    正如杨辰说的那样,一个连自己国家军队都没有自主权的政府,他们又如何有能力,有勇气去对抗一个超级大国。

    很显然,岛国跳的越欢,表现出来的财富越多,就越惹人惦记。

    要知道,早期的欧美国家,它们的工业革命之所以能够成功,大部分都是靠着武力掠夺来推动工业化进程的。

    美国立国虽晚,而且大部分土地都是靠钱购买的,而不是使用纯粹的武力掠夺。

    但是,请大家不要别忘了,美国从上到下,不管是政治制度,还是生活习惯,它一切的一切,其实都是从英国身上传承下来的。

    山姆大叔骨子里流淌的血液,也有英国人蕴含的强盗基因,只是不同于欧洲国家毫不掩饰的武力侵略,美国人手段更高明一些,它们采取的不是纯粹的武力掠夺,而是用经济侵略,搜刮全世界的财富。

    话说回来,我们必须认识一件事情,那就是岛国的经济倒退,并不能完全怪欧美几大国迫使日元升值这件事情上。

    要知道欧美在这件事情上,针对的不光光只是岛国一个国家,几大国还同时针对了西德。

    广场协议,日元和马克同步升值。

    然而,马克升值之后,西德的经济不仅没有倒退,反而还在九十年代完成了国家统一,最后更是只用了三十年的时间,就把一战的欠款全部还清了。

    你说说,西德表现,能说货币升值,给西德带来多大伤害吗?

    很显然,它不能。

    所以,归根结底,岛国人口中消失的十年,完全是它们自己自作自受。

    所谓,不作不死。

    之前提到过,岛国人是一个极度自卑,且又极度自大的民族,同时岛国人骨子里,还藏着一股近乎偏执的赌博基因。

    自二战结束以后,岛国人对于他们头上的太上皇美国是既恨也怕,不过那种仇恨,岛国人是深深的埋进心里,不敢表现出来。

    由于心有恨,岛国人内心深处一直憋着一股气,在经过战后经济恢复,同时又取得全球经济总量第二位置,岛国人在忘却身上的伤痛过后,自信心开始慢慢膨胀起来。

    日元急速升值,日本企业的国际竞争力,虽然迅速下降了,但是岛国的国际地位,却在飞速上升。

    八十年代,岛国给所有国家上了一课什么叫做‘有钱就可以任性,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

    岛国人民由于日元急速升值,兜里的钱突然之间翻了一番,这让本来就是创造了二十年经济奇迹,腰包鼓的不行的岛国人民,一下子突然有种不差钱的感觉。

    视金钱如粪土

    一直不曾真正享受到国家强大带来的好处的岛国人民,它们在日元升值之后,终于体会了一把全球人民为他们服务的生活。

    中产阶级的有钱人,为了让自己获得更多的财富,想的更多的是去投资,股市、基金等交易,八十年代的岛国股市,那是全线一路飘红,市场反应热烈。

    除却中产阶级,到货的底层小资产阶级,他们也不亏待自己,享受生活,提升自家生活水平,成为岛国人民的追求,旅游、横扫欧美各大奢侈品,是八十年代岛国小资产阶级家庭最喜欢干的事情。

    中下层阶级都享受到了日元升值的红利,开启了一系列买买买模式,岛国上层阶级自然也不含糊,尤其是岛国的房地产大亨们,他们也同时开启在世界各地投资房产的步伐。

    其中以美国为中心,岛国的房地产大亨们更是叫嚣着和平占领美国。

    所谓,前期压的越狠,后期反弹就越大。

    二战遗留下来的后遗症,在八十年代的岛国,从上到下的爆发了。

    岛国人被压制几十年的憋屈,在经过日元升值以后,在美国,在世界一通买买买之下,终于得到了释放。

    这与后世内陆经济崛起后,人民的表现一模一样,随着国力增强,民众生活富庶起来,两个国家的人民表现出来的状况,简直如出一辙。

    两者唯一的不同点

    应该就是在国家政府身上

    内陆是一个真正独立自主的国家,拥有一支敢跟世界一流美军对抗的人民军队,国防上不受任何国家限制。

    内陆人民有钱了,出去装阔,完全不需要害怕财不露白,因为大家背后有一个强大的祖国,保护着大家的生命财产安全。

    而岛国,自二战结束之后,底层社会由于时间推移,美国对其放宽了限制。

    但是对岛国高层,尤其是军队方面,美国却自始至终不曾放弃控制。

    强大的美军驻扎岛国国内,如同一把悬在头顶上的利剑,岛国底层民众可以跟美国人民装阔,摆一下有钱就是大爷的谱。

    但岛国政府不行

    没有枪杆子,岛国政府硬气不起来。

    相比曾经隔壁的宗主国,美国对岛国的态度,从来都是不听话就打,打到你痛,打到你唱征服为止。

    对于自家老板的猜测,俐国维在银行也干了这么多年,自然不是白混的。

    欧美国家是什么鬼样子,俐国维看的比杨辰还要清楚,毕竟他就是从那个年代过来的。

    “我记得,十九世纪英国的帕麦斯顿首相曾经说过,国与过之间,没有永远的朋友,仅有永远的利益。”

    “这句话虽然听起来刺耳,但却是抓住国与国之间最根本的问题。”

    “岛国现在就是美国嘴边一块肉,美国人现在需要它了,迟早会对这块肉下嘴。”

    “而我们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尽快在美国人还没有下嘴之前,占据一个有利的位置,好到时候尽力从中间捞取足够多的好处。”

    “你也说了,岛国的一线城市,尤其是东京房地产,近年来涨势很快,既然这样,我们需要抓紧时间了。”

    “现在岛国政府正在大力扶持它们国家的娱乐行业,动漫游戏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环,那些财阀势力现在想必也非常的眼馋我们手上的游戏公司。”

    “既然这样,那咱们就跟它们来一场利益交换,看看谁才是最后真正赢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