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5章不是慈善堂

    ?看了两场比赛之后,杨辰便没了兴致,要说这样的气氛,一般人很容易受到感染才对。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杨辰就是提不起兴趣,同样的,他身边的三位谢氏千金和蓝美人也对这种拳赛不感兴趣。

    相比较而言,蓝美人更愿意看杨辰平日里一个人在院子里打拳,而像擂台上那种拳拳到肉,野蛮打法,很难引起她的兴致,甚至于,还打心里有些反感。

    “你去把你们老大叫过来一下,就说我有事找他。”

    “好的先生”

    很快,在下面看擂的邢哥,听到传话,马上就赶上来了。

    “客人,你有什么需要吗?”

    “我姓杨”杨辰淡淡道:“你们这里有泰拳大师吗?”

    “摁?”邢哥闻言一愣,有些不明白杨辰的意思。

    一旁谢家大少爷见状,低头在邢哥耳边说了两句,顿时,邢哥连忙点头道:“有的杨先生,我们这里有一位拳术教习。”

    杨辰听了一喜,“带我去看看”。

    泰拳选手,他们有可能是高手,但不一定是大师,大师级别的高手,不光需要有超强的实力,同时还要对泰拳有很深的见解。

    只有大师级别的泰拳高手,才有资格和能力开馆收徒,教授弟子。

    杨辰想要学习泰拳,就少不了需要一位泰拳大师指导才行,不然光学装假把式,很难有所收获,而且也不见得能学到泰拳的精髓。

    为什么同样的泰拳,两个人力量差不多的情况下,依旧还有强弱之分?

    这中间,最主要的原因,在于两者领悟的问题,领悟高低,决定了实力的强弱。

    能够在这个地方担任教习的人,怎么也不会是一个简单人物。

    来到拳馆后台,外面的嘈杂声小了很多,一路上一个个光着膀子的泰拳选手,都一脸好奇的看着杨辰一行不速之客。

    当然,这些人大多数目光,都集中在蓝美人四女身上,不过很多人在偷瞄了两眼之后,就马上收敛了起来。

    别看在外面,这些泰拳选手一个个厉害的不行,但是面对邢哥这类拳馆老大,他们依旧不敢放肆。

    尤其是杨辰一行人的穿着,一看就不是普通人,由邢哥领路就算了,身边的保镖腰间隐隐凸起,一看就配有家伙事。

    常年混迹在拳馆这种鱼龙混杂之地,这些泰拳选手都不是傻子,心里清楚能够拥有随身佩戴武器在身上的保镖的大佬,绝对不是他们能够招惹的。

    杨辰旗下的安保公司,早在与美国和英国的安保公司合作以后,就已经获得了国际持枪证的资格,凭着这个资格,他的随行保镖持枪在很多国家都获得了认可。

    而谢家的保镖拥有配枪,主要是因为谢家的势力,在加上泰国这地方,治安说好不好,说坏不坏。

    最大的安全隐患,就是军队动不动喜欢搞政变,虽然玩的次数多了,泰国人民已经适应了,但是每一次政变,军队都会出动一次。

    这种间接造成的动乱,有时候给城市治安,带来了很大的影响。

    所以,泰国的大家族人员,出门基本上都会带着保镖,而且很多人都会给自家保镖佩戴枪支,以此保证自身安全。

    “砰砰…”

    “这…”当杨辰一行人来到拳馆训练室时,蓝美人四女顿时被训练室里的场景惊呆了。

    只见里面有一群十岁左右的男孩,正在疯狂的训练,如果是普通训练也没什么,主要是这些男孩的训练方式,让众人感到吃惊。

    一根根腰粗的木桩,一群十岁大的孩子,正拼命的练习拳击,从木桩上一层暗黑色印记,不难看出这些男孩训练有多么的疯狂。

    在与监督这群小孩练习的中年人说了几句后,邢哥领着他走了过来。

    见杨辰的目光注视在那些小孩身上,邢哥不由解释道:“泰拳一般都是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学习的,每一个泰拳选手,想要在擂台上不被人轻易打到,就必须接受长期的训练…年纪越小,潜力越大,以后他们成就也会越高…”

    一旁谢舒蔓忍不住问道:“这些小孩是什么人?是孤儿,还是”

    邢哥道:“他们都是穷人家的孩子,一般情况下,我们是不会接收孤儿的。”

    “为什么?”杨辰下意识脱口而出。

    “我们这里毕竟不是慈善堂,这些孩子其实都是被家人送过来的,目的就是为了以后好依靠这些人改善家里的生活。

    至于为什么不接受孤儿,这里面原因有很多,除了国家法律不允许外,再一个孤儿的不确定性太多了。”

    “这里的训练很苦,一般小孩子没有家庭的压力,是很难支撑下去的,只有真正的穷苦家庭的孩子,他们才能承受这种折磨。”

    “谢小姐,你其实不用为他们担心,这个世界本来就没有不劳而获的事情,没有付出哪里来的回报?

    别看他们现在训练辛苦,但是等他们成长起来之后,成为一名真正的泰拳选手,那么他们现在的家庭,将会因为他们而改变。

    要知道职业泰拳选手的待遇,可是非常好的,对于那些底层穷苦人来说,这是一个可遇而不可求的机会。”

    见谢舒蔓欲言又止的样子,杨辰抬手示意,让她不要再说了。

    杨辰眼睛看向一旁跟在邢哥身边一直沉默着,没有说话的中年人,笑道:“邢先生,不给我介绍一下这位大师吗?”

    邢哥赶忙介绍道:“这位是颂猜师傅,是现任泰拳拳王通天膝,狄西莲·吞纳素干的导师。”

    “你好,颂猜师傅。”杨辰伸出手道。

    颂猜伸过手,重新自我介绍道:“你好,先生,我的中国名字叫张光。”

    颂猜刚刚听到几人的对话,就已经知道杨辰一行人是华人,只是不知道是来自香江还是内陆。

    不管是哪里人,能够获得邢哥的重视,颂猜,哦不,是张光他都忍不住好奇。

    尤其对方身边还跟着谢家子弟,身为华人,张光对谢家这些华人富豪,自是非常的熟悉。

    当然,这种熟悉,是他认识人家,人家不认识他,他虽然是一名拳师,但是却不是一名真正上擂台比武的拳手,他只负责教授。

    ————